乔某、郑某某挪用公款案

2019-07-29 17:03:59来源:集宁区政法委  责任编辑:范江宇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关键词] 挪用公款 追诉时效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七条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乌兰察布市集宁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郑某某。

  被告人乔某。

  1.2009年6月17日,某县人民政府成立某县石墨产业综合治理工作领导小组,时任某县副县长的朱某某担任副组长,时任某县工经委主任的被告人乔某系该小组成员。某县人民政府与瑞盛公司签订协议,决定将某县九家石墨矿企业整合给瑞盛公司,由某县人民政府负责石墨矿业整合,某县工经委暂为保管瑞盛公司支付的13166万多元石墨资源整合款 。

  2010年7月,担任某县胜利石墨有限公司负责人的郑某某向朱某某申请拨付石墨资源整合购矿款。期间内蒙古某房地产有限公司股东秦某某因在呼和浩特市开发房地产资金短缺,向朱某某提出借款200万元并承诺支付利息。朱某某遂向被告人郑某某提出通过郑某某公司账户将石墨资源整合款挪借给秦某某。2010年7月21日,某县工经委给被告人郑某某的公司支付矿产资源整合购矿款600万元人民币。郑某某收到该笔款项后,按照朱某某的要求,与同年7月23日将其中200万转账给秦某某。后朱某某又给被告人郑某某补批200万元并陆续转入郑某某账户。2011年1月31日,秦志东将210万元人民币支付到郑某某公司账户上,其中10万元人民币是支付的借款利息。同日,被告人郑某某按照朱某某的安排将其中的200万元人民币返还到某县工经委,将秦志东支付10万元人民币利息交给了朱某某。

  2.2011年9月9日,被告人郑某某受李丰请托找到被告人乔某,以公司资金短缺急需结算工人工资为由,向某县工经委借资源整合款100万元。被告人乔某表示同意,并在被告人郑某某出具的盖有胜利石墨有限责任公司收据上签字,支付给郑某某100万元。郑某某将该笔钱款转给李某某装修酒店使用。2011年11月16日,被告人郑某某用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将该笔借款归还至某县工经委账户。

  3.2010年10月18日,内蒙古某公司总经理曹某某欲通过朱某某向某县工经委借款30万元。得到朱某某许可后,被告人乔某在借据上签字后,从工经委账户石墨资源整合款中支出30万元供曹某某建设洗浴中心使用。2013年5月29日,曹某某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将该笔借款归还至某县工经委的账户。

  被告人乔某辩护人提出本案已超过诉讼追诉时效的辩护意见,认为被告人乔某的犯罪行为应当从最后一次挪用行为实施完毕之日即2011年9月9日起计算,而本案于2017年9月24日立案侦查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规定,已过追诉期限不应追究刑事责任。

  [裁判结果]

  集宁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严格适用缓刑、免于刑事处罚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郑某某犯挪用公款罪,免于刑事处罚。

  二、被告人乔某犯挪用公款罪,免于刑事处罚。

  [裁判理由]

  被告人乔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其单位管理的资金数额较大,借给案外人曹海岩用于营利活动,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被告人郑某某明知他人挪用公款,就挪用公款已达成合意,参与并提供资金申请、资金流转等协助,数额较大,已构成挪用公款罪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乔某、郑某某犯挪用公款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关于被告人乔某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乔某的行为已超过诉讼时效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乔某所犯罪行的法定最高刑为五年,追诉期限应为十年,故该辩护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不予采信。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郑某某帮助他人实施犯罪行为,起到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减轻处罚,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郑某某、乔某所挪用款项案发前已全部归还,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依法可以免于刑事处罚。

  [争议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告人乔某挪用公款的犯罪行为的追诉时效应如何确定,有两种观点:

  一种意见认为,该行为在五年有期徒刑以下量刑,追诉时效为五年,追诉期截止到2016年9月8日起计算,所以本案乔某犯罪行为已超过追诉时效。

  另一种意见认为,该行为的法定最高刑为五年有期徒刑,追诉时效为十年,追诉期截止到2021年9月8日,所以本案未超过追诉时效。

  我们认为第二种意见是正确的,本案未超出追诉时效。理由如下:

  1.本案适用的法律和量刑幅度

  对本案挪用公款的行为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是挪用公款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量刑幅度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2.本案量刑幅度的法定最高刑为五年有期徒刑(包括五年在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九条规定 “本法所称以上、以下、以内,包括本数”,所以对乔某的量刑幅度“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也应当包括五年有期徒刑在内,法定最高刑为五年有期徒刑。

  3.本案仍在追诉期内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一)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经过五年;(二)法定最高刑为五年以上(笔者注:“五年以上”包括五年在内)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的,经过十年……”,即法定最高刑不满五年的追诉时效为五年,法定最高刑达五年的案十年追诉时效计算。本案对乔某量刑的法定最高刑为五年有期徒刑,应按第(2)项的规定确定追诉时效为十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挪用公款犯罪如何计算追诉期限的问题的批复》的规定,“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犯罪的追诉期限从挪用公款罪成立之日起计算。挪用公款行为有连续状态的,犯罪的追诉期限应当从最后一次挪用行为实施完毕日之日或者犯罪成立之日起计算”,乔某挪用公款的行为自2010年10月18日开始,最后一次挪用公款的行为是2011年9月9日,对乔某挪用公款的犯罪行为应从2011年9月9日其计算追诉时效,截止到2021年9月8日。

  综上所述,本案中被告人乔某挪用公款的犯罪行为未超过追诉时效,仍应追究其刑事责任。

  撰稿人:王文坛 张琳伟

 友情链接

/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