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租借车辆后非法抵押贷款如何定性

2019-04-22 10:57:11来源:集宁区法院  责任编辑:范江宇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关键词] 合法租车 抵押合同诈骗 诈骗

  [裁判要点]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在司法实践中,租借车辆以后将他人车辆进行抵押以此获取贷款,是一种较为复杂的诈骗现象。在这种“两头骗”情况下,对于被告人的行为究竟如何定罪,存在较大的争议。在司法实践中,甚至对于案情基本相同的“两头骗”案件,在行为性质的认定上也各不相同。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百六十六条

  [基本案情]

  被告人郝某某与张某某(在逃)为了偿还被告人云某债务,遂找到被告人云某共同预谋,以租赁汽车作抵押,骗取钱财。2015年6月17日,被告人郝某某伙、同张某某在集宁区兴工路与被害人李某某开设的乌兰察布市众某汽车租赁公司签订汽车租赁合同,以预付租金和抵押金人民币9400元,租用车牌号为蒙JJ2013的黑色本田雅阁轿车一辆,价值人民币80000元。被告人郝某某、张某某将该租赁车开至呼和浩特市,经被告人云某联系,三人将该租赁车开至山西省太原市史某某处抵押借款人民币40000元。破案后,公安机关从史某某追回该车辆,已发还被害人李某某。

  2015年6月28日18时许,被告人郝某某、云某伙同张某某共同预谋,在集宁区兴工路由被告人郝某某与被害人刘某某开设的乌兰察布市集宁区谦某汽车租赁公司签订汽车租赁合同,以预付租金和抵押金人民币5000元,租用车牌号为蒙JH8275的本田CRV越野车一辆,价值人民币120000元。后被告人郝某某、云某伙同张某某将该车开回呼和浩特市,经被告人云某联系,三人将该车开至山东省济南市许某某处抵押借款人民币32000元。被害人刘某某报案后根据车辆安装的GPS定位系统在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找到该车,并使用备用钥匙将该车开回至集宁区谦某汽车租赁公司。

  2015年7月7日15时许,被告人郝某某、云某和张某某共同预谋,在呼和浩特市由张某某与被害人李某开设的宜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签订汽车租赁合同,以预付租金和抵押金人民币13000元,租用车牌号为蒙AJB359的本田CRV越野车一辆,价值人民币160000元。经被告人云某联系,三人将该车开至北京市抵押借款人民币70000元。破案后,该车已被公安机关追回并退还被害人李某。

  2015年5月10日15时许,被告人郝某某伙同张某某共同预谋,在呼和浩特市由被告人郝某某与被害人李某开设的宜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签订汽车租赁合同,以预付租金和抵押金人民币23000元,租用车牌号为蒙A15H81的狮跑越野车一辆,价值人民币80000元。被告人郝某某与张某某将该车交给张某某朋友“毛毛”(具体身份不详),让其将该车抵押换钱。此后,被告人郝某某、张某某在无法联系到“毛毛”。在被害人李某报案后,通过该车安装的GPS定位系统在山西省忻州市内找到该车,并用备用钥匙将该车开回呼和浩特市宜某汽车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裁判结果]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如何定性,是诈骗罪还是合同诈骗罪?如何认定诈骗数额,是以车辆的价值440000元作为诈骗数额还是以借款所得的142000元作为诈骗数额。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郝某某、云某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440000元,数额巨大,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另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郝某某等人经事先预谋,为了偿还债务,先从租赁公司租借车辆,后将租借车辆进行抵押向他人借款,其租车的目的不是非法占有该车辆,而是利用该车获取抵押贷款用于偿还赌债,租借的车辆只是用来作抵押之用,属于刑法上的牵连犯。因此,本案应定性为诈骗罪,诈骗数额应认定为142000元。

  乌兰察布市集宁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3日作出(2016)内0902刑初301号刑事判决,被告人被告人郝某某、云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他人钱财,数额巨大的行为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犯罪,据此依法作出判决。

  [裁判理由]

  针对本案犯罪数额的认定,应当以骗取车辆的价格认定,而不能以非法处分车辆后所得赃款的数额认定。

  首先,本案被告人郝某某、云某等人与被害人(租车行)签订汽车租赁合同后,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违反法律法规、社会公德,扰乱社会经济秩序。但被告人郝某某、云某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隐瞒真相,在没有履约能力和履约诚意的情况下,以部分履行为掩护,骗取他人信任,骗取了租车行的车辆而非法处分,不仅侵害了市场交易秩序,而且侵害了租车行财物所有权,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其次,本案被告人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三)项之规定,即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法定情形。本案被告人郝某某等人无正当职业、无经济来源且在案前背负债务,其根本无履约能力,其编造租车的虚假理由并支付部分租金的行为不过是为掩人耳目,目的是为骗财作掩护;最后,本案被告人郝某某、云某等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租车行财物的目的。根据主客观一致的原则,结合本案证据可以认定,被告人郝某某、云某等人具有“非法占有”租车行车辆之目的,而且在连续实施的四次作案之前均产生了非法占有的故意和目的,其本人供述和相关证人证言以及案发后被害人寻找车辆时被告人躲匿、失联的行为,直至车辆租借到手后立即被非法处分并将所得赃款用于还债、挥霍的表现,均证明了其非法占有涉案所租车辆的目的,暴露了其诈骗行为。至于非法占有车辆后的处置方式,是卖车还是以车抵押贷款,只是证明所骗赃物的去向、用途,不影响其利用签合同手段,骗取他人财物行为的定性,即合同诈骗罪成立。

  认定被告人郝某某、云某等人以租借车辆为手段,骗取抵押贷款还债为目的,其行为属于牵连犯,只认定其后续处理赃车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属于法律认识错误。所谓牵连犯的认定,只有当某种手段通常用于实施某种犯罪,或者某种原因行为通常导致某种结果行为时,才宜认定牵连犯。如同入户抢劫,必定要非法侵宅。而本案行为人抵押贷款的行为并非必定需要采取骗取车辆的手段,因此,认定其牵连犯,过分牵强,不符合法理。

  撰稿人:冯晓雪、张琳伟

 友情链接

/ Links